专业的磨法师——航空工业起落架磨工班班长魏文兵

注册送58体验金

2018-10-08

  火花电石,光芒四射,是我对磨工的最初印象。 也正因此,每次拍摄时总喜欢在前多做停留,以追求斑斓多彩的画面感。 魏文兵每天打交道的就是这个工作。 平磨、内孔磨、外圆磨,各种各样的花式磨法,让人眼花缭乱。 “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”,在我这个外行看来绚烂多姿的工作,其实并不好干。

较强的计算能力、空间感、形体知觉和色觉是对磨工的基本要求,而耐心与专心更是他们锤炼成才的必备功底。

    魏文兵,航空工业起落架公司液压附件车间一工段磨工班班长,自1992年进厂以来,一直扎根于一线,承担着分厂各型号批产细长活塞杆、柱塞等关键重要件的热后精加工,兢兢业业,专心钻研,在公司磨工的功劳簿上战绩赫赫,屡立奇功。  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。 刚接触到磨工这个工作时,魏文兵说不上有多喜欢,只是按部就班地干着每一件活儿,保质保量,仅此而已。

可时间一长,他慢慢地从中发现了乐趣,找到了一种让自己快乐起来的感觉,特别是当自己攻下一个难题的时候,那种满足感无以言表。 他发现,他爱上了这份工作,爱上了这三米磨床。

  于是,他开始学习钻研,利用业余时间补充专业知识,并不断总结各种磨床的加工技术和方法,反复摸索和实践,从合格到熟练再到精湛,磨床的摇杆上留下了他努力的汗水,上的照明灯见证了他奋斗的身影。   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与实践,目前,魏文兵已熟练掌握平磨、内孔磨、外圆磨、无心磨、螺纹磨、超精磨等磨工加工技术,成为分厂磨工加工的多面手。     提到魏文兵,大家都赞不绝口,因为不管多难干的活,他总会有办法、用奇招将之拿下。

大家都打趣地说他是个“磨”法师,其实,这些都源于他善于动脑,勤于小改小革,勇于技术创新。 襟翼螺杆是运8飞机上一种专用的非标型面螺纹的薄壁件,壁厚仅为,且要求任意螺纹牙上的螺距累积误差不超过,如此高难度的任务,别人都不敢轻易尝试,只有魏文兵迎难而上,查图纸、找方法,反复琢磨,改变加工方法和装夹方式,调整磨削参数,从而降低了零件的变形几率,最终攻克了这个难题,确保了运8产品的顺利交付。   某型机的螺杆为渗碳件,工序复杂,特殊过程多,且产品为空心细长杆(长度970mm),产品尺寸精度要求高,螺距累计误差和直线度(全长)要求极高,且热处理后零件伸长、缩短和变形大,合格率低。

磨削过程中的装夹和进给参数、变形、冷却直接影响产品的精度和尺寸公差,加工难度非常大,长期制约公司飞机附件的交付。

自这个任务交到魏文兵的手中后,他依据图纸仔细分析,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,研究出一种独特的托、磨并用的加工方法,消除变形和应力,采用粗磨和精磨分步加工,优化了磨削参数,保证了螺杆产品的正常磨削,使产品质量100%达到了图纸的精度要求。 螺杆产品的加工,突破了国内企业同类产品的生产技术难题,填补了国内空心螺纹细长干加工的空白,而他的这一技术创新,也为今后该类零件的加工开创了一条新思路。

  在2017年车间液压附件突破历年交付的“翻身仗”中,魏文兵首当其冲,在城洋两地日夜轮换加班,确保了配套节点,有力保障了公司的附件交付。

    魏文兵技术超群,掌握了很多加工绝技,但他从不吝赐教,经常结合自身经验给大家讲授实际生产中的磨削知识,手把手地给别人操作示范。

针对令班组成员头疼的拨齿磨削细长杆的装夹等加工难题,他将自己的经验与大家一起分享,并进行技能推广,从而使班组的整体技术水平得到明显提高,有效缓解了目前技术人员断层的压力。 作为班长,魏文兵主动带领班组人员积极参与到车间的微创新活动中,大胆设想,小心验证,仔细实践。

近年来,魏文兵积极参与分厂多项关键、重要件的技术攻关,提出了螺帽、螺杆、球面磨削等新的加工方法,保证了产品的精度要求和表面质量,突破式地解决了制约附件加工的技术、质量瓶颈。

  “一生只做一件事,要做就把它做到极致”,这是魏文兵的承诺,也是他对自己二十年如一日的要求。

26年的坚守,他无怨无悔;26年的不断磨炼,他“百炼成钢”;26年的专注与责任,让魏文兵在三米磨床前沉稳而干练,专业而自信。